疏云偕`子寒(我是鸽子

杂食。欢迎投食投梗,主古风,目前深爱着李玉刚。

闻道才-少年行:清风入梦③

游戏正式奇遇少年行出了,成功转萧独,闻萧有点写不下去了,琢磨着be还是平淡带过,看众想法吧,吃糖纠结(轻叹)。萧疏寒性格也在少年行中有所新想法,但本处未作更新,按以往了解来。

算是个过渡,behe待定。

  *

  “少掌门,闻师叔已经三天不吃不喝了,掌……”来报的弟子声音带泪急促,似是把着急写满脸,才能把事情严重性给萧疏寒道清。

  萧疏寒自然是知晓自己师弟之性,虽说修道之人,有辟谷之术,但水也不喝也不是法,且这个年龄,也不是戒食烟火时候。略垂眸暗沉愁结殇悲,自己也非无情,又怎能不知岳师兄离去,所带来的撼痛,与纯真昨乐的逝去,皆随风而散,生死之命,天意弄人。

  缩步之功,不过行几息,萧疏寒便已经,来到闻道才身边,那人落寞背影,酒意醺然,还仅年少的风华,不过目那红肿双眼,便感及他满腔悲痛,一看他双眼,还哪里有的清明,混暗无光,深渊无尽寒霜,无尽落寞悲凉。

       岳师兄的离去,闻师弟应是很伤心了,知心玩伴难觅,大师兄对师弟的好自己也看在心里,小师弟对人的依恋也从未掩饰过,猝不及防的变故,噩耗充斥梦里脑海,无论清醒或是醉意,也无法去忘怀分毫,反而越演越烈,或成心魔。萧疏寒如此心想,眉锁沉目,见人连自己来也无反应,终是悠悠轻叹了声。

  “师弟,休息会吧。”萧疏寒再走近人,

运功点穴使之昏睡去,展臂揽过腰膝抱他回房,燃沉香炉烟袅袅,云雾缭绕依稀,不知可否解他愁苦梦。暗叹寂寥自道声,茶来入口,覆之唇以渡,又强喂人丹药,见他脸色是好些,才把盏茶搁好,独坐望云烟丝缕缠身,不顾,略有放空之味,求不得,不得已,当放下。

  只是心湖投石,层层涟漪,说何,天意该何从,心绪难平,恍然,若有愁丝几千,银丝再添白霜。

       岳师兄离去,带走的何止回忆,又何止闻道才一人之心,尚在尘世,情义在身。

  或许,哀愁何解,唯有无情。

 

(手打有错见谅)少年行(武当部分)

少年行

(只有武当戏份文字版)

来去 :       天机楼所托,观梦楼一叙

来去:     你与武当道字辈渊源颇深,如今时机已到,我受天机楼所托带你去前往一段陈年旧事。

来去:    天机楼掌握天下所有的秘密,不仅仅是你所处的时代,便是前朝先代也无所不知,因你机缘已至,他们特托我施展引梦术,这才有今日之会。

岳道怀:   走的这般匆忙,可是遇到什么事?

朴道生:   确实是桩极为重要的事,还和大师兄有关。

朴道生:   天道盟发出试剑帖,请各门派青年才俊前往万寿万福园以武相会,亦是为了金老夫人的寿辰。

岳道怀:     天道盟草创至今也没多少个年头,能够和万寿万福园有交情对他们以后行事会有不少便宜。只是拿我们去贺寿,真是小家子气。

朴道生:    那师兄不打算去了吗?

岳道怀:    以武会友的事情从来少不了我,何况万寿万福园一向与我们交好,作为小辈去贺寿也没有不妥之处。

岳道怀?:对了,你也和我同去,你入门这么久都没出过山门,也下去见识一番。

萧疏寒:(他轻轻摇头,拒绝之意十分明显。)

『闻师弟和薛道柏出场』

薛道柏:师弟此言差矣。

薛道柏:即使今日身处道门,师弟也是红尘中曾经的过客。

薛道柏:毕竟你是武当未来的掌门,有些事情总要去做的。

朴道生:师兄他有自有主张,何必逼他做不愿做的事情?

薛道柏:我也不想,只是疏寒是未来的掌门,总有些事情必须要做,否则武当如何面对江湖,唉……

岳道怀:你们说得都有道理,可是这件事关键要看疏寒怎么想。

闻道才:(他有些忧心,又有些害怕看着你)大哥哥,他们是不是在吵架呀?

-『对呀对呀,他们吵起来了。』

闻道才:(哇的一声就哭了,你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。)

-『逗你玩,别当真。』

闻道才:(擦擦眼泪)你、你真过分,我要告诉岳师兄说你欺负我!

-『我错了我错了』

闻道才:哼哼,你一定是被岳师兄的本事吓住了。<挺起胸膛,-副骄傲的样子>我这几个师兄都超——厉害的—— 很会打架的岳师兄,很会办事和得罪人的爆脾气薛师兄,很冷很厉害的萧师兄和很好很好的朴师兄!

-『那…那你是?!』

闻道才:<害羞>我叫闻道才~<你们的谈话突然被打断,听声音应该是那位岳道怀师叔在问话。>

-『……』

【另一版本:

『少侠』没有,你多心了

闻道才:<长舒一口气>薛师兄说话爱生气,武当山都快要被他得罪光了。要是朴师兄都不理他了,他就真的很孤单了。嗯...我也会理他的!

『少侠』薛师兄和朴师兄是谁呀

闻道才:是薛道柏和朴道生两位师兄,<偷偷看大人们有没有注意到他师兄说了, 不许直呼比自己大的人的名字。

『少侠』那边很冷的是不是萧疏寒师兄

闻道才:<大力点头>他有点冰冰冷冷的,不过是个很好的人。他旁边那个高高大大很厉害的就是我们的大师兄岳道怀,我很憧憬他!想变得像他一样厉害!

『少侠』等一下!你是闻道才? !

闻道才:<挺起胸膛,副骄傲的样子 >嗯嗯,就是我!你也认识我吗?

『少侠』陷入了某种不好的回忆……

<你们的谈话突然被打断,听声音应该是那位岳道怀师叔在问话。>】

岳道怀:这位小兄弟身怀武当功法,不知是我武当门人还是另有机缘?小兄弟别误会,只是看你面善可亲,却想不出在哪里见过你,有些疑惑罢了。

岳道怀:<爽朗一笑>少侠太客气了,观面相我不过虚长你几岁,就称我一声“岳师兄”便可。<话锋一转>你今日到武当山可是来找我们的?

岳道怀:你来的不巧,祖师爷前些年就在药王谷闭关不出,除了我等师兄弟无人,旁人一概不见。<见你面露难色,转换了口气>不过你既已来了,便在此住些日子吧,或许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

岳道怀:道生带这位少侠去歇息吧,我和疏寒去药王谷见祖师爷。

朴道生:是。

朴道生:少侠暂且在这里休息些日子,玄门粗茶淡饭简陋了些,还望不要见怪。

朴道生: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。我嘱咐你几句,这山上晚上冷得很,…(朴师叔陷入了自己的世界。滔滔不绝地嘱咐着你,虽然很贴心。但也很哆嗦。)

朴道生:(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,一拍脑门)瞧我,只顾着说话,耽误了你休息。时候不早,我先回去了,还有晚课要去做。

闻道才:少侠,需知欲速则不达也。早上好呀。大师兄说我今天可以不做早课,让我带你四处转转。

-『少侠』<内心>闻师叔小时候竟然这么活泼,一点都看不出他会是以后的“武当三冰”之一。

闻道才:你比我还大,为什么要叫我“前辈”?难道你习武比我晚吗?

闻道才:<认真思考>看来你也是刚刚习武,我的大师兄和三师兄都很厉害,有什么不明白,可以去问他们。不过三师兄冷冰冰的,问了也不会理你。

『少侠』: “<内心> 你将来比萧掌门有过之而无不及……

      <面上>那就请前辈带我去你最喜欢的地方转转吧!

      <内心>让我猜猜他最喜欢的地方是不是那颗桃花树下。”

      闻道才:  “<骄傲>嗯嗯,我现在就带你去。我和你说,那里是武当山最漂亮的地方,大师兄就很喜欢在那边教我剑法。不过我现在只能用小木剑,等我长大啦,大师兄就让我用真正的剑呢!”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: “<内心> 闻师叔小时候还这么冰雪可爱,长大后却只剩下了“冰重””,除了那场变故,  还有什么能让人性情大变。  ”

      闻道才:“<担忧> 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:“<打起精神>没事,我们去你最喜欢的地方,我来带路!  ”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:“<得意>是不是这里?”

      闻道才:  “咦?少侠,需知欲速则不达也。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里呢?”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:“我不仅知道你最喜欢这里,我还知道这里有桃花酿。”

      闻道才:  <震惊>你怎么知道! <小声嘀咕>这是我和大师兄、二师兄的秘密连其他两位师兄都不知道才是呀……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 :“<编理由>嗯,是我认识的武当前辈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  闻道才:“哎呀, 说不定是被其他师叔伯看到了。  ”

      『少侠』:“<心思活络>干脆趁现在的闻师叔还不会斩无极,赶快偷壶酒吧。  ”

岳道怀:“<佯怒> 难道少侠就是为了偷酒才来的吗?  ”

岳道怀:“<爽朗大笑>哈哈哈哈,喝了便是喝 了,好酒当与好友同享。”

闻道才:“大师兄,来陪我练武!”

岳道怀:“等我与这位少侠饮完这坛桃花酿就来。”

闻道才:“那你们快点呀, 我这个月一定要领悟这套剑法。  ”

岳道怀:“你才多大, 急什么。”

闻道才:“我要十分努力, 这样才有可能超过大师兄和三师兄!“

岳道怀:  <赞赏>好志气,是我的好师弟。等下师兄就来陪你练剑。<端起酒杯>少侠,不如一口气喝光了。我先干为敬。”

『少侠』:“敢问岳前辈昨夜可听到笛声?似乎是从太和殿方向传来的。

岳道怀:  “当然知道。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子,隔三差五就跑来武当山半夜吹笛子,扰人清梦。每次去找,都找不到人,轻功倒是溜得很,逃命的本事是下了死功夫。”

岳道怀:“其实 也不难猜,轻功高明又会吹笛子,除了华山笛子也没几个人。只是不知道他们从华山跑到这里专门吹笛子是为了什么。罢了,说不定是个臭小子,十五六最调皮的年龄难管得很。”

闻道才:“<蹦蹦 跳跳>大师兄大师兄

!快来陪我练剑,你都喝完酒了!  ”

岳道怀:  <一把捞起闻道才>少侠抱歉了,下次再和你聊, 今天我先陪小师弟练习剑术。你要是觉得无聊,就去找我其他几位师弟。要是觉得有兴趣,也可以在这里看我们师兄弟练剑。

岳道怀:“我观少 侠体格不俗,想来也是练武的好手,可否陪贫道推演几招,全当为小童启蒙。”

岳道怀:你所用的路数我从未见过,可见“武之极”、“剑之巅” 都是永无止境的,多谢你今日赐教。      【另外版本——岳道怀: “你受点化的剑招使得相当不错,若非我年长些占了便宜,可能还会输给你。想来指点你的那位前辈也会欣慰的。不成不成,我还要再继续修炼才行。”】

岳道怀:<不满>话不能这样说,你能赢我凭借的是自己的真本事,何来侥幸一说。是我太过大意,活该有这一场失利。也幸好是在今天输给了你,才让我更加警醒。

岳道怀:再过几日我就要代表武当去万福万寿园贺寿。先前我踌躇满志,认定自己一定是最后的胜者。可仔细一想,我连是谁在太和殿吹笛子都找不出,何来这等自信,不,简直是自大至极。

岳道怀:“骄兵必败”乃是不变天理,我今日自作自受倒也不冤。请xxx少侠受我一拜。<说完,他向你稽首拜谢,十分真诚。>

闻道才:<嘟起嘴>你们不要再说啦,快来陪我练剑。

岳道怀:少侠请讲。

岳道怀:<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,岳道怀哈哈大笑。闻师叔也停下摆弄小木剑,疑惑地看着开怀大笑的岳道怀。这笑声震开了桃花,漾起一片清波,云如同他的人一样,舒卷而过。>

朴道生:“师兄、 师弟,还有少侠,请来金顶一叙。

朴道生:“祖师爷有话托我转达。”

薛道柏:“我们先前去药王谷请祖师定夺代掌门是否要去贺寿,祖师爷的意思是让代掌门与大师兄同去。”

岳道怀:“阿柏你真是的, 什么代掌门,哪有三师弟来得亲切。我知道你还在恼,但是疏寒就是这样的性子,这么多年师兄弟下来,你还不知道么。”

薛道柏:“<薛 道柏沉着脸不说话,好半晌才长长地“嗯”了一声,示意着这件事就此揭过。>既然祖师爷已经发下话,三师弟你还是要遵从的。这几日赶快收拾行李,不要耽误了贺寿的日子。”

岳道怀:“既然祖师 爷已经发话了,疏寒也不要再拒绝了,不管你再没有兴趣,那些人都是你日后要应对的。虽然我们也可以帮衬一二,但只有你才名正言顺。”

萧疏寒:  “谨遵祖师爷教诲。”

岳道怀:“唉, 你这个性.....<话锋一转>这个月的家书写了吗?”

萧疏寒:“嗯....萧 疏寒罕见地变了面色,似乎这件事令他很是为难,那些没说出的话,似乎是个永远的谜。岳道怀也不勉强,只是长长叹了口气>”

朴道生:“<转移 话题>咳....诸位师兄,不日就要启程前往万福万寿园,行李什么的可以先收拾起来。<絮叨>不知江南是冷是热,师兄们去的时候可要照顾好自己……

朴道生:“伤寒、 跌打损伤的药也都带些,还有盘缠,也该准备一点,万一路上遇到了什么事,也好有应对。我琢磨着也该准备些干粮,路上吃。

朴道生:“<絮絮叨叨嘱咐了一遍的朴道生发现众人都觉得无趣,自己想要转移话题似乎并不成功,脸色挂上尴尬,求救地看向岳道怀。>”

岳道怀:“马上就要启程了,我和疏寒要趁着这几日抓紧练习剑法。他天资颇高又努力,是我最合适的“对手”。只是这些涉及本门秘法,不便让少侠在旁,还请体谅。”

『少侠』:  “这个道理我懂。<小心翼翼>我能跟着一起去吗?”

薛道柏:“<-一怔>邀请的是武当弟子你虽然与我们有渊源,但也不能算是弟子,少侠不要强人所……

岳道怀:  <看你面带失落,有些不忍心。>阿柏你太严格了,这样怎么和疏寒一起应对那些外客。何况这位少侠与我们有缘,找祖师爷通融一二,也未尝不可嘛。”

岳道怀:  “少侠稍安勿躁,待我去请示祖师爷,若是有他老人家的允许,想来万福万寿园也没什么意见。少侠稍作等待,我去去就回。”

薛道柏:“大师兄总是这样随性而为,稍一说他,他就摆出“人生处处皆是缘分,顺天道而行”的样子,仿佛他最有道理。”

薛道柏:“祖师爷真是的, 也不说说他。

朴道生:“祖师爷不说他, 不也就是代表他老人家觉得大师兄的言行做派没有不合规矩之处嘛。

朴道生:“二师兄我觉得你是有些严格……<被薛道柏瞪了一眼>我、我也是实话实说。”

朴道生:“放心, 大师兄行事有数的。”

薛道柏:“唉, 你们一个两个这样的倒显得我是坏人。罢了罢了,等你们需要善后的时候再来找我吧。

岳道怀:“我回来了 ,让少侠久等了!”

岳道怀:“祖师爷说少侠与江湖有莫大的缘分,让我带上你。他老人家写了信函, 你好好收着, 到时候交给万福万寿园的人。”

『少侠』“<朝着药王谷的方向稽首>晚辈谢过祖师爷恩典。”

岳道怀:  “对了,这里祖师爷还有一封信要我转交给你,说你打开就明白了。”

『少侠』:“<不解>嗯? 给我的? <伸手接过,打开书信。>”

【张三丰:万般皆是天意,少侠一路至此皆是机缘,勿逆天改命。】

『少侠』:“ <暗道>难道一切都逃不开吗……”

岳道怀:“少 侠怎的不说话了? <话锋一转>既然祖师爷已经准许了,我这边还要和疏寒晚几日出发,就请少侠先行前往万福万寿园,我们随后就到。

岳道怀:“天亮的时候, 你的朋友如约而至。”

『少侠』“两位前辈? !我不是在做梦吧!  ”

岳道怀:“说来有 些对不住,,我和师弟比了数十次,耽误了时间,所以连夜赶路过来了。”

岳道怀:“我给你赔不是 了,还请你不要怪罪我师弟,有什么就怪我吧。唉……我欠你人情,只要不违背江湖道义,怎么偿还都行。  ”

『少侠』“前辈所言是真?”

岳道怀:  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  ”

『少侠』“我想了解萧代掌门的故事。

岳道怀:  “<他略略犹豫了一下,见萧疏寒没有开口反对,又再三向他确认,这才开口与你讲起。>”

岳道怀:  “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是我脸上有什么吗?

『少侠』“前辈……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有一件风险极大甚至是性命之危的事情就在眼前,如果不去就会避免灾祸……嗯……我是说如果我跟你说……<岳道怀已经明白你的意思,出声打断了你。>”

岳道怀:  “生死皆是天意,武当弟子顺承天意本就是再理所应当的事情。繁花总有凋敝的时日,可是在此之前它们还会留给人最美好的忆。”

岳道怀:  “我和疏寒连夜赶路,有些困顿,今日先去休息了,晚上你来找我们聊聊天喝喝酒,都是好的。”

<岳道怀打开请你进去,可是时间紧迫你来不及解释许多,只留下一句有歹人便施展轻功离去。>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´;︵;`)最后我发现闻师弟最爱的果然是岳道怀,我死了,我爱萧独。

补充楚留香文案又bug了,萧疏寒变成第三了

我要开始碎念总结一下。
1.小闻团子从小就喝桃花酿了还瞒着萧疏寒和朴道生,当然,喝酒肯定是岳师兄岳道怀教坏的。

2.楚遗风这家伙半夜不睡觉,就喜欢扰民,尤其是对于萧疏寒,可恨的是岳道怀没抓住他。

3.现在少年行你磕的糖,就是以后80米的大刀。
岳道怀喜欢论剑且直率洒脱。
薛道柏比较严格但都是为了师兄弟好外冷内热的好师兄呀。
萧疏寒社恐患者,而且从小白发,真的不是为了楚遗风,适度玩梗,大概是因为从小体寒练功缘故吧?还有,萧疏寒是真的冷,从小就冷,嗯(耿直)
朴道生,唠叨唠叨老妈子属性?都是爱啊——
闻师弟,可爱单纯到爆炸,对岳道怀是真爱,对岳道怀和萧疏寒很是敬佩,当然十分喜欢练剑和粘岳大师兄。

归名为爱

·近来脑海暴风放空很多,删删减减,留几个字吧。


_旁人无我知君意,何必为他弃我辞。

    错若归头仍有岸,归途终点是桃源。


总之粉不会掉,死磕到底了。


·碎念,粉上他们是我是歌手的“惊鸿一面”,然后学业又掉关注了,等到梦想的声音2再见羽泉,发现错过了很多,义无反顾地迷恋上,无关其他,你们是我心中的独一无二。



涛贝儿你错了,真的大错特错。


你最对不起的,是胡海泉,我可羡慕你们了,人无完人,你们一定一定一定都要加油啊!

(我要是炮哥一定暴打你啊!)




你一定是累了,来


让我抱抱。


美哭(´;︵;`)我爱

等你回来!

……自从知道一直忐忑,羽泉可以说是是我的精神支持,无论真假(真心希望是假),我都希望你们能好好的wq(╥ω╥`)涛哥怎么就,想想炮哥啊

(必须知此人咕咕咕后期)个人置顶(可能是我的墙草们x)

杂食,带感都吃,欢迎投食投梗,主古风,对了,我只耽美或者独。

目前吃的cp有任飘渺x意琦行,all缺舟,但,我懒。
更新闻萧看情况更,我吃错cp了,少年行让我爱萧独……

我,深爱着李玉刚😭

坑有:

秦时明月(all张良就对了,

布袋戏(霹雳金光双修?但只看了剪辑,目前只对意琦行,缺舟挚爱不变。其他墙头你会知道的hhh)

王者李白

全职(修修太皮我写不来,但我还是爱他的xbu)

梦间集(目前只有青莲剑,其他我懒)

楚留香(目前只有萧疏寒,然后闻道才,然后,我爱道长。)

以上大概是主要吃的坑。

雷区可能是一些比较引起个人不适的sm?还有就是主仆父子设定这种?说不准。

然后十分欢迎催更啊啊啊啊啊啊……我的懒癌尚且没得救。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除了大众吃的cp和官配,我还吃邪教,吃邪教,吃邪教。

【闻道才-少年行】清风入梦②

*中午不知道沉迷哪个坑了,晚上练舞,现在来更了。
悄悄改了年龄,私设

       “哟,你就是师父新捡来的小师弟吧。”岳道怀从太和桥上一跃而下,顺势御气化开阴阳阵,接下那小师弟受惊起剑而来的斬无极,诶,脾气还挺大的。

  

  “岳师兄,莫要欺负小师弟。”萧疏寒是跟着岳道怀的步伐后来的,深知以师兄的性格,默言的小师弟难免受欺负去。

  

  年小十岁的闻道才看了看比自己稍长十五岁的萧疏寒,满身清冷中,在他神色里捕抓几分溢出的温和,

  

  “我哪里欺负他去了,萧师弟,你看师弟年轻有为,我可打不过呢。”岳道怀由衷夸了下小师弟,抬手摸了摸鼻子勾唇笑声,背手身后挪几步转去萧疏寒身后,一手搭他右肩,另手环住萧疏寒脖颈,整个脑袋轻轻搁身前人肩上。而后看着那小师弟那圆圆的脸上冷淡的神情,诶,这跟萧师弟一般,唯一与之不同是那年少的稚气,还感觉到几分直率,孩童的真情。

  

  “闻师弟,莫要理会岳师兄,他便是如此。”萧疏寒摇头没有理岳道怀,抬手轻揉小师弟软发滑丝,予安抚,看他耳根微红,抿唇垂眸低哼声,抱着剑匣板着小脸。

  

  “萧师弟这是教坏小师弟,他可比你可爱多了。”岳道怀听了发出声不满,不过看小师弟挺较真的,就没有再去逗。

  

  萧疏寒摇摇头,拍了拍岳道怀挂在身上的手,得了放松再摘了腰间从天道盟得来的玉佩,向前小走几步临人前,略俯身系在闻道才的腰间,也不同小师弟解释,做完这些动作后再看向岳道怀。

  

  “是了师兄,师弟还有课业,今天就先打招呼。”

  

  “哼。”岳道怀倒是转去闻道才身边,摸了把小师弟白嫩的脸,满脸笑意眨眨眼瞅着人。

  “小师弟呀,这可是你萧师兄在天道盟连战七大高手,浴血奋战,越战越勇,勇往直前……诶哟”岳道怀还没说完便被萧疏寒扯了下衣袖,收到警告后,乖巧状点点头才再说,一脸语重心长。

  

  “师弟哟,我看你骨骼惊奇,是个练武的奇才,以后你就是武当的剑啦。”

  

  “岳师兄……你又不正经了。”

  

  萧疏寒无奈随了师兄胡闹完,给人落下心理阴影,便赶紧把人带走,留下闻小师弟抚摸着腰间玉佩出神。

  

  谁也不曾想,一语成谶,唯有清风如旧。

  

 

  

  

  

【闻道才-少年行】清风入梦

*私心掐萧闻萧

*略萧疏寒视角

  萧疏寒刚到临水台时,他那小师弟刚把天机阁之人送走,不用问只看他那发白脸色,便知他心底在想些什么,闻师弟还是一如既往耿直,轻叹声走近人去,抬手把他那凌乱剑法解去。

  

  “闻师弟。”

  

  “师兄……”闻道才动了动唇回应了声,又抿唇收了剑,展臂抱住萧疏寒挤入人怀里,哪里管星辰散落把他们看尽,也不管什么礼数道法,他只想如往般,有憋屈的时候躲进师兄的怀里。

  

  萧疏寒哪里不知自己小师弟想些什么,大道无情非无情,何况心里终归有几个与众不同的人,抬手指没入人发丝轻揉绕指,去安抚轻解他心中几千愁思。

  

  愁思易起难消,久到繁星转移归隐云里,白鹤几声低喊清鸣声稀,柔软绒毛蹭来道安,夜幕垂下四周已无声息,荷香淡淡清传,伴人入梦乡。

  

  捞起人腰肢与腿弯,让人靠在自己怀里,夜风凉意悄悄吹散相依间暖热温度,略垂眸细细看怀里人面容,只从知晓岳师兄之事,师弟就消瘦了些,本就少食,如今更是心思重重,又不好生歇息。心思微动点人几个穴道,让他好入梦去。

  

  故人已去经年,徒留亲友伤感,但愿清风星辰,送君入梦。

  

——tbc

武当回忆录

先码着,试着第一人称来写,ヾ ^_^♪师弟@ @穆尘 点的文w更新速度看催文力度(微笑)


我们先从岳道怀师兄开启w名字等师弟起吧


〔闻萧〕师兄,同居吗? 第二章(上)

*重发写完的,中午发的那个删了,有点困,身体缘故,这里1900+。
*!!!!谢谢推荐喜欢和评论的小天使们!(。・ω・。)ノ♡晚安呀!
*岳道怀的设定接近华山,是由装备那些个人猜测的,这段时间我写个个人见解wq然后!岳师兄和萧师兄设定只是由小到大的小伙伴而已!

  果不其然下一秒闻道才就盯着薛道柏,示意人把话说完。

  “嘻,师弟,莫急。明天就有机会见啦!”薛道柏自然是知道小师弟的意思,不过思绪转了个弯选择卖个关子,这么容易就知道了多没意思,末了神神秘秘的样子,搭手勾过人脖颈偏头靠在人脑袋旁笑声。

  “明天,W市,C市的十大高校联动巡游?”闻道才没有在意人的动作,先是敏锐捕抓到人话里重点,萧师兄自己也问过些,不在本校,其他朋友也问过,本市也不大像是在,那就是明天跨市活动了。

  “闻师弟绝了,这样就get到了,没意思。”薛道柏见人一下子猜出来,有些没劲松开人,张手背靠沙发去坐,也是,小师弟学习那么好,没趣。

  “嗯,那就等明天吧。”闻道长几分无奈看他这个师兄慵懒的样子,点点头算是了解了。

  明天就可以见到萧师兄了,只从知道这个消息,闻道才脑海里心心念念就是这个问题,最后被子闷个头就睡下。

  萧疏寒,闻道才心里咬着这几个字,泛着几丝甜味,迷迷糊糊载着期待睡下去。

  等闻道才再次醒来,朦胧梳洗完就被薛道柏拉到校门口,出人意料平日里应该人烟稀少的地方,此刻可说是人满为患,不禁向薛道柏投去好奇的目光。

  薛道柏勾唇笑了笑,穿过人海,把还睡意仍在的小师弟拉到社团那里,先扔给人一套衣服,然后挑眉看着他。

  “?”闻道才意识回笼了些,平静看回去,要我穿?

  “穿呀,不然怎么去见萧师兄哦。”薛道柏学着游戏里称呼,饶有趣看着人神色变动道。

  听到有关师兄,闻道才二话不说就直奔更衣室去,然后穿着游戏里的问初心出来。

  “诶哟,师弟棒棒的!”薛道柏满意又几分惊喜看着人,不错不错,自己小师弟姿色可佳,然后笑容满脸顶着小师弟审视的目光将人领去化妆。

  “我家小师弟,顺便拍拍粉就好。”薛道柏指了指身旁的闻道才,随口开玩笑给社团的妹纸打招呼道。

  “瞧你,瞧你,你可舍得把你小师弟给我们社团带来了。”

  “就是啊,看把你得意的样子,薛师兄也要不要来几拍。”妹纸顺着挥了挥手中粉饼。

  闻道才又惊又无奈静静的坐椅子上任妆娘折腾,听着看着自己薛师兄与社团的胡闹,然后其余心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渐渐与游戏里模样重合,心里奇妙的感觉越来越多,眸光也温和几分,这般模样,见面的时候,师兄,肯定能认出自己吧……

  另一边萧疏寒静坐在马车上,听着一旁岳道怀唠叨个不停。

  “萧师弟。你看你看,师弟,你看啊,那个蛋糕店好吃。还有这个,是你最喜欢吃的甜食,还有这个这个,诶!居然有糖葫芦啊,师弟师弟,你应应我啊,师弟师弟。”

  “岳师兄,我不爱吃甜食,糖葫芦感觉一般。”萧疏寒只是看着人侧脸,无奈应道。

  “我才不信呢,谁经常拿糖葫芦骗小孩的。”

  “岳师兄,他们不小,而且那是游戏里的徒弟。”

  “诶哟,那你吃你那小师弟和居居们给的糖葫芦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岳道怀听着立马给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回去。

  “师兄莫要胡闹,后辈是应该照顾些。”萧疏寒摇摇头,想到那个小师弟微微一顿,转眸看了眼车外情况立马转移话题对人说,“师兄,到了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,放过你了。”岳道怀牵住萧疏寒的手就把人带下马车去,练过些功夫,虽然离地面高了些,下车倒是没出什么差子,倒是引得惊呼连连。

  “看吧,朴师弟,我说这个创意好吧,我萧师弟的颜值加上如此古风还原的衣服和道具,我觉得学生会应该给我休假半年。”岳道怀拉着沉默面无 表情的萧疏寒,穿过几个同校人到朴道生身旁集中,开口话里间满是得意洋洋,双眸载满着星辰。

  “岳师兄,萧师兄不会给你假的。”还有,没看出来呼声高的都是妹纸吗?分明是叫两位师兄啊,朴道生摇摇头不想继续与岳道怀话唠,说完便先走几步开路带人去楚大的游戏广场。

  “师弟啊,师弟,你可要给我假。”岳道怀一听有些不乐了,偏过头对着稍低自己一点的萧疏寒喊道,声似带泪委屈道。

  “师兄,很多人看着呢。”习惯了岳师兄的豪性,萧疏寒也是半就半宠,眼睫动了动,保持人设转眸看眼人,又用余光示意了下,四周围观人群的各种炽热的眸光。

  “咦……嗨,同学你好,你好你好!”岳道怀笑了笑,倒是没点在意,还把视线转过去,很热情跟那些人打招呼回去。突然听到人喊亲一个也不介意,目光狡黠眨眨眼勾唇,配合着就转头去啄口自家师弟的脸颊,然后不出意料收获轰动的叫喊,当然还有师弟无奈的目光。

  “师弟,我们要满足群众要求,懂吗?”虽然知道萧师弟不会在意,但是岳道怀还是假装一本正经眨眨眼跟人笑道。

  “岳师兄,疏寒倒是记得游戏里大师兄和二师兄有场打架的。”

  “无趣,幼稚!”岳道怀白了眼人,又歪头一顿,抬起一手抓了下回道。

  “不过,乐意奉陪哦,师弟。”

  “……”萧疏寒佩服于岳道怀增长的无耻,选择了沉默不回应,这家伙再不安分下来,朴师弟还要头痛。

  感受到萧疏寒投来的眸光,朴道生内心感动,还是萧师兄知道我不容易,抹把不在的泪连忙插进来打断。

  “岳师兄别闹了,狂粉不好惹,到现场再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