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云偕`子寒

杂食,带感都吃,欢迎投食投梗,主古风,目前坑李白,张良,萧疏寒

个人置顶

杂食,带感都吃,欢迎投食投梗,主古风。

坑有:秦时明月(主张良),布袋戏(意琦行,绮罗生等?只补了剪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),王者李白,全职,梦间集(青莲剑),楚留香(萧疏寒),j3(道长,谢李)

以上大概是主要吃的坑,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坑d(ŐдŐ๑)总之欢迎投喂,各种邪教我也可能也接受安利?只要个人觉得带感。

雷区可能是一些比较引起个人不适的sm?还有就是主仆设定这种?说不准。

十分欢迎催更……我的懒癌尚且没得救

【闻道才-少年行】清风入梦②

*中午不知道沉迷哪个坑了,晚上练舞,现在来更了。
悄悄改了年龄,私设

       “哟,你就是师父新捡来的小师弟吧。”岳道怀从太和桥上一跃而下,顺势御气化开阴阳阵,接下那小师弟受惊起剑而来的斬无极,诶,脾气还挺大的。

  

  “岳师兄,莫要欺负小师弟。”萧疏寒是跟着岳道怀的步伐后来的,深知以师兄的性格,默言的小师弟难免受欺负去。

  

  年小十岁的闻道才看了看比自己稍长十五岁的萧疏寒,满身清冷中,在他神色里捕抓几分溢出的温和,

  

  “我哪里欺负他去了,萧师弟,你看师弟年轻有为,我可打不过呢。”岳道怀由衷夸了下小师弟,抬手摸了摸鼻子勾唇笑声,背手身后挪几步转去萧疏寒身后,一手搭他右肩,另手环住萧疏寒脖颈,整个脑袋轻轻搁身前人肩上。而后看着那小师弟那圆圆的脸上冷淡的神情,诶,这跟萧师弟一般,唯一与之不同是那年少的稚气,还感觉到几分直率,孩童的真情。

  

  “闻师弟,莫要理会岳师兄,他便是如此。”萧疏寒摇头没有理岳道怀,抬手轻揉小师弟软发滑丝,予安抚,看他耳根微红,抿唇垂眸低哼声,抱着剑匣板着小脸。

  

  “萧师弟这是教坏小师弟,他可比你可爱多了。”岳道怀听了发出声不满,不过看小师弟挺较真的,就没有再去逗。

  

  萧疏寒摇摇头,拍了拍岳道怀挂在身上的手,得了放松再摘了腰间从天道盟得来的玉佩,向前小走几步临人前,略俯身系在闻道才的腰间,也不同小师弟解释,做完这些动作后再看向岳道怀。

  

  “是了师兄,师弟还有课业,今天就先打招呼。”

  

  “哼。”岳道怀倒是转去闻道才身边,摸了把小师弟白嫩的脸,满脸笑意眨眨眼瞅着人。

  “小师弟呀,这可是你萧师兄在天道盟连战七大高手,浴血奋战,越战越勇,勇往直前……诶哟”岳道怀还没说完便被萧疏寒扯了下衣袖,收到警告后,乖巧状点点头才再说,一脸语重心长。

  

  “师弟哟,我看你骨骼惊奇,是个练武的奇才,以后你就是武当的剑啦。”

  

  “岳师兄……你又不正经了。”

  

  萧疏寒无奈随了师兄胡闹完,给人落下心理阴影,便赶紧把人带走,留下闻小师弟抚摸着腰间玉佩出神。

  

  谁也不曾想,一语成谶,唯有清风如旧。

  

 

  

  

  

【闻道才-少年行】清风入梦

*私心掐萧闻萧

*略萧疏寒视角

  萧疏寒刚到临水台时,他那小师弟刚把天机阁之人送走,不用问只看他那发白脸色,便知他心底在想些什么,闻师弟还是一如既往耿直,轻叹声走近人去,抬手把他那凌乱剑法解去。

  

  “闻师弟。”

  

  “师兄……”闻道才动了动唇回应了声,又抿唇收了剑,展臂抱住萧疏寒挤入人怀里,哪里管星辰散落把他们看尽,也不管什么礼数道法,他只想如往般,有憋屈的时候躲进师兄的怀里。

  

  萧疏寒哪里不知自己小师弟想些什么,大道无情非无情,何况心里终归有几个与众不同的人,抬手指没入人发丝轻揉绕指,去安抚轻解他心中几千愁思。

  

  愁思易起难消,久到繁星转移归隐云里,白鹤几声低喊清鸣声稀,柔软绒毛蹭来道安,夜幕垂下四周已无声息,荷香淡淡清传,伴人入梦乡。

  

  捞起人腰肢与腿弯,让人靠在自己怀里,夜风凉意悄悄吹散相依间暖热温度,略垂眸细细看怀里人面容,只从知晓岳师兄之事,师弟就消瘦了些,本就少食,如今更是心思重重,又不好生歇息。心思微动点人几个穴道,让他好入梦去。

  

  故人已去经年,徒留亲友伤感,但愿清风星辰,送君入梦。

  

——tbc

武当回忆录

先码着,试着第一人称来写,ヾ ^_^♪师弟@ @穆尘 点的文w更新速度看催文力度(微笑)


我们先从岳道怀师兄开启w名字等师弟起吧


〔闻萧〕师兄,同居吗? 第二章(上)

*重发写完的,中午发的那个删了,有点困,身体缘故,这里1900+。
*!!!!谢谢推荐喜欢和评论的小天使们!(。・ω・。)ノ♡晚安呀!
*岳道怀的设定接近华山,是由装备那些个人猜测的,这段时间我写个个人见解wq然后!岳师兄和萧师兄设定只是由小到大的小伙伴而已!

  果不其然下一秒闻道才就盯着薛道柏,示意人把话说完。

  “嘻,师弟,莫急。明天就有机会见啦!”薛道柏自然是知道小师弟的意思,不过思绪转了个弯选择卖个关子,这么容易就知道了多没意思,末了神神秘秘的样子,搭手勾过人脖颈偏头靠在人脑袋旁笑声。

  “明天,W市,C市的十大高校联动巡游?”闻道才没有在意人的动作,先是敏锐捕抓到人话里重点,萧师兄自己也问过些,不在本校,其他朋友也问过,本市也不大像是在,那就是明天跨市活动了。

  “闻师弟绝了,这样就get到了,没意思。”薛道柏见人一下子猜出来,有些没劲松开人,张手背靠沙发去坐,也是,小师弟学习那么好,没趣。

  “嗯,那就等明天吧。”闻道长几分无奈看他这个师兄慵懒的样子,点点头算是了解了。

  明天就可以见到萧师兄了,只从知道这个消息,闻道才脑海里心心念念就是这个问题,最后被子闷个头就睡下。

  萧疏寒,闻道才心里咬着这几个字,泛着几丝甜味,迷迷糊糊载着期待睡下去。

  等闻道才再次醒来,朦胧梳洗完就被薛道柏拉到校门口,出人意料平日里应该人烟稀少的地方,此刻可说是人满为患,不禁向薛道柏投去好奇的目光。

  薛道柏勾唇笑了笑,穿过人海,把还睡意仍在的小师弟拉到社团那里,先扔给人一套衣服,然后挑眉看着他。

  “?”闻道才意识回笼了些,平静看回去,要我穿?

  “穿呀,不然怎么去见萧师兄哦。”薛道柏学着游戏里称呼,饶有趣看着人神色变动道。

  听到有关师兄,闻道才二话不说就直奔更衣室去,然后穿着游戏里的问初心出来。

  “诶哟,师弟棒棒的!”薛道柏满意又几分惊喜看着人,不错不错,自己小师弟姿色可佳,然后笑容满脸顶着小师弟审视的目光将人领去化妆。

  “我家小师弟,顺便拍拍粉就好。”薛道柏指了指身旁的闻道才,随口开玩笑给社团的妹纸打招呼道。

  “瞧你,瞧你,你可舍得把你小师弟给我们社团带来了。”

  “就是啊,看把你得意的样子,薛师兄也要不要来几拍。”妹纸顺着挥了挥手中粉饼。

  闻道才又惊又无奈静静的坐椅子上任妆娘折腾,听着看着自己薛师兄与社团的胡闹,然后其余心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渐渐与游戏里模样重合,心里奇妙的感觉越来越多,眸光也温和几分,这般模样,见面的时候,师兄,肯定能认出自己吧……

  另一边萧疏寒静坐在马车上,听着一旁岳道怀唠叨个不停。

  “萧师弟。你看你看,师弟,你看啊,那个蛋糕店好吃。还有这个,是你最喜欢吃的甜食,还有这个这个,诶!居然有糖葫芦啊,师弟师弟,你应应我啊,师弟师弟。”

  “岳师兄,我不爱吃甜食,糖葫芦感觉一般。”萧疏寒只是看着人侧脸,无奈应道。

  “我才不信呢,谁经常拿糖葫芦骗小孩的。”

  “岳师兄,他们不小,而且那是游戏里的徒弟。”

  “诶哟,那你吃你那小师弟和居居们给的糖葫芦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岳道怀听着立马给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回去。

  “师兄莫要胡闹,后辈是应该照顾些。”萧疏寒摇摇头,想到那个小师弟微微一顿,转眸看了眼车外情况立马转移话题对人说,“师兄,到了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,放过你了。”岳道怀牵住萧疏寒的手就把人带下马车去,练过些功夫,虽然离地面高了些,下车倒是没出什么差子,倒是引得惊呼连连。

  “看吧,朴师弟,我说这个创意好吧,我萧师弟的颜值加上如此古风还原的衣服和道具,我觉得学生会应该给我休假半年。”岳道怀拉着沉默面无 表情的萧疏寒,穿过几个同校人到朴道生身旁集中,开口话里间满是得意洋洋,双眸载满着星辰。

  “岳师兄,萧师兄不会给你假的。”还有,没看出来呼声高的都是妹纸吗?分明是叫两位师兄啊,朴道生摇摇头不想继续与岳道怀话唠,说完便先走几步开路带人去楚大的游戏广场。

  “师弟啊,师弟,你可要给我假。”岳道怀一听有些不乐了,偏过头对着稍低自己一点的萧疏寒喊道,声似带泪委屈道。

  “师兄,很多人看着呢。”习惯了岳师兄的豪性,萧疏寒也是半就半宠,眼睫动了动,保持人设转眸看眼人,又用余光示意了下,四周围观人群的各种炽热的眸光。

  “咦……嗨,同学你好,你好你好!”岳道怀笑了笑,倒是没点在意,还把视线转过去,很热情跟那些人打招呼回去。突然听到人喊亲一个也不介意,目光狡黠眨眨眼勾唇,配合着就转头去啄口自家师弟的脸颊,然后不出意料收获轰动的叫喊,当然还有师弟无奈的目光。

  “师弟,我们要满足群众要求,懂吗?”虽然知道萧师弟不会在意,但是岳道怀还是假装一本正经眨眨眼跟人笑道。

  “岳师兄,疏寒倒是记得游戏里大师兄和二师兄有场打架的。”

  “无趣,幼稚!”岳道怀白了眼人,又歪头一顿,抬起一手抓了下回道。

  “不过,乐意奉陪哦,师弟。”

  “……”萧疏寒佩服于岳道怀增长的无耻,选择了沉默不回应,这家伙再不安分下来,朴师弟还要头痛。

  感受到萧疏寒投来的眸光,朴道生内心感动,还是萧师兄知道我不容易,抹把不在的泪连忙插进来打断。

  “岳师兄别闹了,狂粉不好惹,到现场再玩。”

【闻萧】师兄,同居吗? 第一章

*还是第一章,修改并完整剧情,3000+一章刚好封顶_(:з」∠)_
*长篇短篇看热度吧,估计也是短篇,薛师兄我ooc了,八是很了解皮气,知情人士请告知我改回来
*手机不知道所谓链接,合集电脑才可以弄,所以打了文名的tag方便小伙伴wq
*ʕ๑•㉨•๑ʔ❀要谢谢前篇脑洞流里小天使们的小红心!

    闻道才回到宿舍时,看了眼其他舍友还没回来,抬起手按键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,离晚饭还有些时间,上线做下任务也好。把书本搁好桌上,推开椅子带上游戏头盔,如往常般登录游戏。

  成功验证后,闻道才很快进入游戏里,眼前白光闪过,周身场景渐渐成型显现同时,鲜花自上空而落,在周身旋转起舞。虽然没有这方面经验,不过玩游戏多年的认知,还是知晓此般情景是送花特效,据了解,这游戏里只有上百的花礼才有特效。微蹙眉几分疑惑,情不自禁抬手去接,柔软嫩滑的触感,不得不说真实得让人失神,身陷着桃花海里,不知为何从未有过的恍惚,在心头荡漾开来。

  不过还没失神太久,小窗跳动音效在耳畔响个不停,闻道才略不满蹙眉间意念点了下聊天,眼前便有许多窗口弹了出来,想必是问花的事吧,不过如此“劳师动众”。脑海倏而闪过一人模样,闻道才直觉觉得自己想的就是真相,挥手直接把全部窗口去掉,点开世界公告。果不其然是那人的名字,略滑动屏幕,满满的“系统通知:闻道才收到萧疏寒赠送的【桃花灼灼】x999,表达美好年华我与你共度的意愿。”

  与其同时入目的世界频道满满刷着八卦。

  【世界】【凤国妖舞】惊呆了,这就是土豪的气息吗?多少组999花了,这花好像1314rmb一组吧,999大佬是认真的吗?(›´ω`‹ )

  【世界】【看君倾城一笑】我终于意识到我离土豪的距离在哪里了,不亏是修为榜第一人萧掌门,出手想当惊人(ノ=Д=)ノ┻━┻!

  【世界】【我爱小本子】抱歉,兄弟们,我们不大一样,只有我闻到jq的味道吗?

  【世界】【烨烨不知道】ls你不是一人,但我觉得战术撤离比较好(滑稽)

  【世界】【郑居和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薛道柏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萧居棠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宋居亦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岳道怀】哦,果然,不出我所料。

  【世界】【大佬缺大腿挂件吗】!楼上破坏队形了!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师叔,你的队形(滴血的剑)

  【世界】【宋居亦】师叔啊,你这样是要遭到谴责的!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嗯。师叔。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等等,难道不是果然什么吗?阿诚,阿邱,阿亦,不可欺负师兄(语重心长)。师兄,你想说什么?

  【世界】【岳道怀】果然还是师弟懂我?我的意思是……嗯,嘻嘻嘻,什么,你们不知道吗?不告诉你们,哈哈哈!(滑稽)(滑稽)(偷笑)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嗯?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嗯?

  【世界】【萧居棠】哇哦,我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故事呀!(吃惊)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师叔,废话少说。(托腮)

  【世界】【郑居和】看来有大事,算卦下赌滴我,师弟们。(酒)

  【世界】【薛道柏】胡闹!(捂脸)

  ……

  
  “师兄……。”虽然世界频道的烟火一片,却是并没有影响到当事人,闻道才看着那人的名字有些出神,心里细嚼慢咽着,嘴角不觉上扬些,若是蜜糖在心尖化开来,眸光情动如静湖被投石荡开涟漪。看了眼聊天不甚在意,关了世界频道,顺手把聊天通知暂时关掉,四周顿时安静下来。萧师兄平日里清冷少言,平时师兄弟们感情好,这种事也没有过,今日怎么如此突然。

  闻道才脑子里转了一会,愣是没想出所以然,心里更是纠缠百转,点开萧疏寒的窗口又愣了愣,该说什么,总不能直接问人是否对自己有意思吧。

  闻道才关掉小窗,垂眸暗叹口气,突然静下心来又莫名有些慌乱不安,他喜欢师兄,这件事对于自己他从不否认,说来为何,自己也不觉有何征兆,与人相处来就喜欢上了,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,或是日久生情。只是这份感情他从未对师兄公开过,最多也就同社团最熟的薛师兄说过此事,至于为何不敢,是因为他害怕拒绝,然后连朋友也做不成,毕竟师兄游戏里总是一份对外人冷冷的样子,像是不染尘世的仙人。

  闻道才脑子里空荡荡的,霎时间又无人可说,索性唤出剑来拿起,一挥,一砍,心乱欲静,身影渐快,出剑清鸣流转,卷风破空,墨发肆意飞扬,眼前所过景物唯有残影。

  直到倏而凝聚成抹银发秀容,闻道才猛地收了力道,剑气携残风吹起那人银丝,可看他眸底寒池如镜倒映着自己。闻道才不知道多少次这样想了,有时候,要不是师兄看自己的神色里,没有对别人的陌然清冷,平添多了几分平和,闻道才真怀疑这人是没有感情的,不过也正因为这份朦胧触感,他才一直守着人身边。

  萧疏寒本是不想打扰师弟练剑的,一开始也是只远远站着,不想那人身影跳动着,便靠近了来,自己看的入神,也相信人可以及时收剑,也就随他人带着花与香来到自己面前。

  萧疏寒看着闻道才,在等他说话,不想那人只是负剑身后看着自己,一言不发,像是要把自己看穿。

  “师弟,同居。”

  这样的沉寂并没有多久,萧疏寒便率先开口打破,像是询问,不过不如说是肯定句,因为同居的窗口已是显示在闻道才眼前。

  游戏的家园系统,是可以设置同居伙伴的,而且不需要对方同意,房主确认了,便直接通知对方。

  闻道才听着萧疏寒那清亮平和的声音说出那句话后,先是进入了震惊,脑海不觉想着些什么,师兄说同居。很快反应过来,点了点那个同居密友的窗口,明白不过是游戏家园玩法,耳根还是不自觉升温了点,师兄,也不知想些什么。

  闻道才看了看房子信息,几个瞬息里,算是明白了如今是什么情况,前段时间便有公告,今天是游戏一个氪金活动,第一名奖励尤其让人动心,是新出的一款类门派大型庭院,样式仿照武当派,而又仅此一间,独一无二,比地契拍卖得到的是更大地方,还已经完善了家园的家具风景摆设,当然玩家也可以另外置办,如此下来,不难解释萧疏寒今晚氪金送礼物,就是为了上榜拿这个奖励。

  想明白前因后果后,闻道才不由有些失落,也忘了回萧疏寒的话,五指握紧了略冰凉的剑柄,由喜转悲的落差感,闻道才偏头让垂发遮住半边脸,陷入沉默。

  萧疏寒没有听到对面的人回应,并没有因此生气,平日来自己这个师弟就不擅说话,常日沉迷提升战力,醉心研究技能,与人交集不多,故而朋友并不多,不过因为长老位的缘故,弟子倒是特别多。

  习惯人少言是一回事,很快萧疏寒便发现眼前人的不对劲,怎么好像有些不高兴。

  “师弟。”

  那人轻唤着,闻道才才偏头回过神来,凑近人像小时候扯住人衣袖,低声轻喊句,又双眼盯着人,似乎想问出不一样的答案:“师兄,花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,师弟。”萧疏寒看着那人眸间闪烁的光芒,几分好奇,而又不解何意,因同居的事倒是不像,便猜测着今晚刷花带来了什么困扰。不知如何劝解,萧疏寒便抬了手,按上人软发轻揉,一如待人初入门时那般安抚,斟酌了下试探问道。

  “不喜欢?”

  闻道才摇了摇头,失落的心情已经被头上传来的温度轻抚,动了动唇还没能再问些什么,线下的有人寻找的通知便弹了出来,闻道才暗暗冷哼声,不满叉掉窗口,才看着人小声低语。

  “师兄,我很喜欢。此刻要去用晚膳了,朋友找我,就先下啦。”

  “没事便好,师弟回见。”萧疏寒点点头,察人神色是没事了,便再揉把人发安抚,踏轻功乘鹤就离去。

  闻道才见人离开了,才下线看看是谁这时候来找自己。

  “哟,师弟师弟,怎么样了?”还未等闻道才完全从游戏回过神来,熟悉的声音便抢着传入耳里,只从这语调闻道才便认出来是社团那个薛师兄。

  薛道柏见闻道才神色阴晴几转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情绪,内心不由暗暗叫不好,不会吧,难不成自己刚好打扰了?师弟不会打自己吧。

  “什么怎么样,没有。”刚才游戏里的事也算轰动一时,闻道才自然也看见人掺入讨论,见人脸上由八卦,而后露出丝惊慌,便摇摇头算了不跟人计较,算了,师兄也不是故意的,吧。

  “那还好,还好,对了,小师弟哦。你的师兄,就是萧疏寒啊,我查到哪间学校了哦!”薛道柏还未等闻道才缓过神来,一脸神秘的样子凑近他的师弟,小声又自豪般,便又说出个让闻道才惊喜的消息。

  
  

  

【闻萧】师兄,同居吗? 一(脑洞流存)

 >前言,脑洞流,就是草稿流,内容未加修改,取楚留香背景部分,大概非原著游戏向。
 >萧闻萧,应该是闻萧,双少年设。
 >现代全息游戏设,主剧情,其他方面请不要深究qwq,然后,其实剧情也没有。一切都是为了粮。
    >欢迎抓虫,ooc有

以上了解下正文

  今日闻道才如往常登录游戏,一上游戏周身满是鲜花飘落特效,虽然没有这方面送礼物经验,不过玩游戏多少还是有了解的,只有上百的礼物才有特效,此刻身旁桃花飞舞灼灼其华,霎时让人恍惚。

  不过闻道才还没失神太久,小窗音效再耳畔响个不停,略不满蹙眉间,眼前便有许多窗口弹了出来,挥手直接全部去掉,直觉点开世界公告,满屏幕的“闻道才收到萧疏寒的【桃花灼灼】x999,表达美好年华我与你共度的意愿。”

  与其同时世界频道满满刷着八卦。

  【世界】【凤国妖舞】惊呆了,这是土豪吗?多少组999花了,这花好像1314rmb一组吧,999大佬是认真的吗?(›´ω`‹ )

  【世界】【看君倾城一笑】我终于意识到我离土豪的距离在哪里了,不亏是修为榜第一人萧掌门,出手想当惊人(ノ=Д=)ノ┻━┻!

  【世界】【薛道柏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萧居棠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宋居亦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……

  【世界】【岳道怀】哦,果然,不出我所料。

  【世界】【大佬缺大腿挂件吗】!楼上破坏队形了!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师叔,你的队形。

  【世界】【萧居棠】师叔啊,你啊!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嗯。师叔。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等等,难道不是果然什么吗?师兄,你想说什么?

  【世界】【岳道怀】果然还是师弟懂我?我的意思是……嗯,嗯嗯嗯,嘻嘻嘻,什么,你们不知道吗?

  【世界】【邱居新】嗯?

  【世界】【朴道生】嗯?

  【世界】【萧居棠】哇哦,有故事呀!

  【世界】【蔡居诚】师叔,废话少说。

  “师兄……。”闻道才见到那人的名字有些出神,师兄平日里清冷少言,这种事更是没有过,怎么如此突然。闻道才脑子里转了一会,越想越不对,点开萧疏寒的窗口又愣了愣,该说什么,总不能直接问人是否对自己有意思吧。闻道才垂眸暗叹口气,突然静下心来又莫名有些慌乱,他喜欢师兄,这件事对于自己他不否认,没有任何的征兆,与人相处来细水流长地就喜欢上了,他内心对谁说过,所以也未曾表白,因为他害怕拒绝,然后连朋友也做不成。

  闻道才脑子里空荡荡的,索性拿起剑来,一挥,一砍,身影渐快,墨发飞扬,眼前景物模糊交换,倏而凝聚成抹银发秀容。闻道才猛地收了力道,剑气扬残风吹起那人银丝,可看他眸底寒池波澜不起,有时候,要不是师兄看自己的神色里没有别人的陌然,多了几分平和,闻道才真怀疑这人没有感情。

  萧疏寒本是不想打算师弟练剑的,只远远站着,不想人身影跳动,便靠近了来,自己一时也看的入神,就让他人带着花影来到自己面前。

  “师弟,同居。”

  沉寂并没有多久,萧疏寒便率先开口,像是询问,不过不如说是肯定句,因为同居的窗口也显示到闻道才眼前。

  游戏的家园系统,是可以设置同居伙伴的,而且不需要对方同意,房主确认了,便直接通知对方。闻道才听着萧疏寒那清亮平和的声音说出那句话后,先是进入了震惊,待看到那个同居密友的窗口,耳根更是不自觉升温了点。不过只是几个瞬息,到这里闻道才也是明白了什么情况,今天是游戏一个氪金活动,第一名奖励是新出的一款新类门派大型庭院,样式仅此一间,独一无二,更大的地,已经完善了的家具风景摆设,当然玩家也可以另外置办,所以联合起来,萧疏寒今晚送的礼物不过是为了氪金上榜拿这个奖励。

  想明白前因后果后,闻道才不由有些失落,也忘了回萧疏寒的话,五指握紧了略冰凉的剑柄,陷入沉默。

  萧疏寒看对面的人没有出声,并没有生气,平日来自己这个师弟就不喜欢说话,导致与人交往欠缺,朋友并不多,不过因为位居长老的缘故,弟子倒是特别多。不过很快萧疏寒便发现眼前人的不对劲,

  “师弟。”

  

楚留香手游武当,致虚长老闻道才!原创,存个图随缘看见。

召唤一个合计。

『饮酒』人生有八苦,求不得,当是放下执念

回信那里,应该是统一的,看了一下lof。我问的是“掌门,何为道?何为情?”

私心弄的些蔡居诚x萧疏寒